您的位置:首页  »  【隔壁的声音】(05-08)作者:凤凰院凶香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在没有和他们两人接触之前,我对他们的评价和其他人一样。

  男的是混吃等死的废物大叔,女的是眼瞎智障的无耻碧池。

  然而这短短一天之间,我在这个房间里的见闻不仅刷新了我的三观,也将我对他们的认识完全打破。

  「多吃点啊,这样等下才有力气呢。」

  此时张太太正微笑看着我,一边享受着来自张先生的胸部按摩,一边不断给我夹菜。饶是我食量不小,也居然没能把碗里的东西吃完。

  我们现在吃的是晚饭。

  张先生和张太太的食量意外地小,我本以为这是三人分量的饭菜,没想到基本上都是给我吃的。

  「干嘛一直盯着人家的胸部看啊,难道你也想摸一摸吗?小色鬼。」

  已经有了好几次的前车之鉴的我完全不为所动,心法自动运转,心下迅速变得一片安宁。

  「你这样可不对哦,如果人任何时候都没有情绪的话,不就变成机器人了吗?抱着这样的想法,是永远不可能练成第二重的哦。」

  张太太的话我只当是开玩笑,事实上以她多变的性格,我也分不清哪些是真话哪些是玩笑。

  我把目光投向仍然在专注于胸部按摩的张先生。

  「她说的没错。」

  虽然这个人也会时不时的讲点冷笑话,然而绝大多数时候还都是很靠谱的,我决定相信他。

  「一个永远不装水的杯子,虽然不必担心水溢出来,但是也无法知道自身的真实容量,更不可能提升自己的容量。」

  好容易等到他们弄完,张太太一脸满足地跑去沙发上看电视,张先生才有空给我讲解刚才说的话。

  「这心法的存在意义不是为了让人时刻保持冷静状态,而是在需要保持冷静的时候保持冷静。」

  「那什么才是需要保持冷静的时候?」

  「杯子里的水装满了的时候。」

  又是这种奇怪的比喻……不过我大概能理解这里面的意思,应该是指当我被情绪所带动,不由自主的状态吧。

  「心法的第二重比第一重的进步之处在于随意控制自身的状态,你应该也发觉了,第一重心法运转之时,情绪会瞬间消失,整个人进入如同无我无心一般的状态。这样实际上是有问题的。」

  「是啊,这种反差……应该也算是刺激的一种吧?」

  「不仅如此,老子说天道自然,人的自我控制实际上就有些违反自然,这种剧烈的变化,大大违背了生物自身的特性,很容易对自己产生永久性伤害。」
  张先生顿了顿,这才用一种非常沉痛的语气道:「比如硬不起来。」

  噗!

  所以我才不喜欢和他们聊天吖!

  晚上我本打算回去住,不过却没能抵挡张太太的强力挽留。

  「这边不是比你那边要舒服得多嘛,有大床、有蚕丝被、有按摩浴缸,还有,还有人家也可以陪你……」

  「不必了,我睡沙发就好!」

  其实我也并不是很想回去住啊,我感觉自己已经一只脚迈进了某道神秘的门槛里了,当然是待在这边更好咯。

  不过有一个问题……

  「你们,晚上……呃,就是那个……是不是要……」

  面对张太太如同纯情少女般的目光,我忽然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只能拐弯抹角地询问他们。

  「你和张先生是不是要……这里的隔音应该会比较好吧?」

  「你是说这个吗?」

  张先生在手机上按了一下,随后电视旁边的音箱里放出了我十分熟悉的声音。
  「唔……啊……快点……用力……」

  啊……这样啊……

  诶?等等?难道刚才他不是说冷笑话?难道他是真的……不行?

  那张太太岂不是……

  一想到这里,我内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有些邪恶的念头。

  不行不行!人家好歹也是给我白教心法的好人,我怎么能做那种无耻之徒!
  「可以哦,如果你想要的话,可以哦。」

  不知什么时候,张太太已经靠近到离我只有十几公分的超近距离,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她每一次吐息喷在我的脸上,如同在我胸口搔痒一般让我心动。

  「那我就先睡了,你们也别玩得太晚。」

  张先生站在楼梯上说了这么一句,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却如同重锤一般击在我心底。

  是真?是假?

  张太太喜欢开我的玩笑,又爱演,无论她做什么都不可信。可是张先生就不一样了……不!这个人有时候也会配合张太太做一些很过分的事,比如今天午饭的时候,还说了那样的话!

  我心中念头急转,脸上的神情也嫉妒变幻,这一切当然没有逃过张太太的眼睛。

  「看把你吓得,那我就不逗你了,认真地问你一句,你愿意陪我一晚吗?」
                第六章

  啊。

  真的好认真,表情真的好认真,如果忽略她眼中闪动的不知名光彩,还有她脚上那十厘米的高跟鞋的话,我说不定会相信她。

  「嗯,我相信,如果你愿意先让我看一眼你的身体的话。」

  也许是张先生离开了,我的胆子大了不少,心底蠢蠢欲动的欲望涌了上来,让我说出了这句后来让我超后悔的话。

  「嗯,可以哦。」

  张太太的手从我的肩上离开,一只手按在胸前,另一只手轻轻脱下了肩上的吊带。

  「嗯……不要……用这样的眼光看人家啦……好害羞……」

  我才不信咧,之前你逗我逗得那么厉害,还当着我们的面自摸出水来着,你会害羞?我害羞都比你害羞的可能性高!

  区区一件围裙本身应该很容易脱,但是张太太的手一直在身上游移抚摸着,并且以各种巧妙的姿势按住胸前的布料,使它无法坠落在地。

  「不给看算了,我回去睡觉了。」

  我作势欲走,谁料张太太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还要快,竟然一下就将我扑倒在地。

  「不要!」

  据说这世上有一种人,游泳的速度奇快无比,一旦发力,连自己的泳裤都追不上!

  张太太貌似就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

  此刻她的身上只有一双高跟鞋,本来就是裸体围裙状态的她在飞扑过来的时候超越了围裙,眼下可是直接接触到我的身体了。

  就是接触的有点紧……

  胸口被两团软肉挤压,腰上则是两条光溜溜的大腿,眼前是美人含羞带怯的面孔,这种情况下,是个人都应该有点反应。

  我当然也有反应了。

  「啊,好热,好大……你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呢……」

  我当然高兴啦,这可是我除了自家老妈老姐以外第一个近距离接触的异性呢!而且这名异性还很好看,身材也很好,动作也熟练无比,随便蹭蹭就让我立正升旗。

  我简直高兴死了!

  ……如果不是她的手正死死按着我的手的话。

  「不行哦,如果放开的话,你一定会把人家推开的,我还想多和你再这样呆一会。不要抛弃人家嘛。」

  ……呵呵,你开心就好。

  张太太的力量出乎意料地大,我在试图挣开她未果之后就已经放弃了抵抗。
  反正也有便宜占,先享受一下啦。

  大概是我的非暴力不合作态度触怒了她,张太太的大腿忽然一个用力,狠狠地压了一下我的小弟弟,差点没把里面的血给我挤回来。

  「你不乖哦,人家已经这样诱惑你了,你怎么可以无动于衷呢?啊!难道说你想要更进一步的?也……也不是不可以啦……要对我老公保密哟。」

  演,接着演。

  我一边感受着股间传来的剧痛,一边在心底冷笑,我就知道她面对我这种反应一定会有所动作,只不过不知道动作的幅度居然这么大!这么激烈!

  「不要抬头,闭上眼睛。」

  张太太轻柔的语调在我耳边响起,如同催眠师的指令一般,让我下意识地照着做了。

  身上的压力消失了。

  刚才被疼痛刺激得软了一半的小弟弟被一只手法熟练的手轻轻地揉动着,慢慢又站了起来。

  「吱……」裤子的拉链被解开,手指灵巧地翻过内裤,将那根我自己觉得还不错但是比起洋人的巨根还差很远的小弟弟掀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

  「好可爱,嘻嘻。」

  笑什么笑!你也是亚洲人!

  我都没有嘲笑你奶不够大屁股不够远表情不够风骚,你干嘛要笑我的小弟弟!
  我可是零经验值的新手啊!要爱护新人不知道吗!我……

  我的吐槽被一阵强烈的快感所打断。

  「啾……嗯……滋滋……唔……」

  超紧实!超吸力!超润滑!

  我的脑海中一下跳出某款tenga的宣传语,然后就再也感觉不到任何思维了。

  曾经有人说过,自己撸的时候,因为可以指定喜欢的配菜,选择舒服的姿势,加上自己的脑补,从而达到最强刺激。

  我觉得,那是悲哀的穷逼处男们自我安慰的说法。

  要说自慰,这个绝大多数人应该都有过。

  我的成绩不好也不坏,十分钟上下吧。

  但是这次在张太太的口交攻势下,我居然只坚持了一分钟。

  「哈……」

  射精的一瞬间,我感觉好像有什么被抽出去了一般,随着快感与肌肉抽搐同时释放在空气里。

  也许那就是我的灵魂。

                第七章

  「味道很不错哦,而且还很浓,你多久没有自己做了?」

  「……一个月吧。」

  「这么久!你难道不会很想要吗?」

  「……太累了。」真的很累啊……

  「啊,也是呢,毕竟你要打很多份工啊。不过以后就会好起来了,你不需要打工了,甚至连课也不需要去上,就待在这里好了。」

  「……是吧。」活着好累啊……

  「嗯,我会每天帮你发泄欲望哦,如果你练得快一点,让我老公满意的话,说不定他会允许你和我做呢!」

  「……是吧。」活着好累啊……

  「你好像精神不太好?那就……这样!」

  「啊啊啊啊!」痛痛痛痛痛死啦!

  蛋蛋上传来一股极大的压力,随时会破裂炸开的痛苦瞬间让我从贤者状态清醒过来,并且痛叫出声。

  「要死要死要死!啊啊啊!」

  我夹着双腿在地上翻滚着,一不小心又被拉链夹住皮,只能苦逼地停下来,双眼含泪地望向天花板。

  代价好大啊……

  「呵呵,你真的好有趣哦,我好喜欢你呢。」

  张太太的笑声远远地传来,好像一根手指,按下开关,瞬间开启了我修炼了一天的心法模式。

  冰冷无感情的状态下,我很容易将自己的毛皮从拉链上解脱下来,又从桌上抽出一张纸将小弟弟上面的口水擦干净,这才看向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对不起哦,我也不知道你会痛成那样的,真的真的对不起!要不我给你再做一次来赔罪吧?」

  「不用了。」

  我语气僵硬地回绝了她。

  开什么玩笑,我刚以为自己占了便宜,没想到就遭到如此重击,别说折过了,甚至还要倒贴三分进去!

  我再也不会相信这个女人了!

  想到这里,我又把脑袋转过去,试图用冰冷的目光来警告她。

  「喝!」

  我……我居然忘了,她……张太太她现在……是全裸着的啊!

  本来就不是刻意发动的第一重心法瞬间被破,我的呼吸一下变得粗重起来,脸色也变得越发红润。

  「你……」

  张太太似是被我的表情吓到了,慌忙用双手捂住胸部,又曲起两条张腿,试图遮掩身上的敏感部位。

  可惜我现在并不是普通人的状态!

  我能感觉得到,原本在心法作用下变得一片冰冷的大脑如今反而变得一片火热,然而这烈焰般灼烧着的情绪却丝毫没有妨碍我的感知和思考,让我迅速找到了张太太这个姿势的弱点。

  「有破绽!」

  我的手快如闪电般的一点,瞬间就从她那看似闭得很紧的大腿之间插了进去,一指点中了她的小蒂蒂。

  「唔……啊!」

  一声娇媚入骨的呻吟声,大大地激发了我的信心。

  随着她的大腿慢慢分开,我的左手也伸了过去,两只手用力将她的腿分开,手指点在小阴唇两边微微一按,登时将那桃源洞口暴露出来。

  透过鲜红色的洞口,隐约能看见里面布满皱褶的腔道,如同无脊椎动物一般呼吸开闭,蠕动着接受我喷出的鼻息。

  「啊!唔……不要!」

  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我再不上可就要愧对我家列祖列宗了!何况你的大腿把我夹得那么紧,手还按在我的后脑上,分明就是不想让我离开嘛。

  我微微动了动脖子,调整到将嘴巴完全覆盖在洞口上的姿势,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啊!」

  好像机器人一般,只要按下开关就会出现对应的动作。每当我伸出舌头从下往上舔过洞口时,张太太就会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拉长呻吟声。

  我的动作不断加快,她的声音居然也能跟得上,一波一波犹如浪潮一般,越来越高,让我不禁怀疑她的嗓子会不会叫哑。

  不过她好像并不打算继续这样。

  一股难以想象的大力瞬间从我脑后发出,一下就把我从她的大腿之间解放出来。

  「呼……呼……」

  以我阅尽三千A片的经验来看,刚才她绝对是高潮了,也许并非是真正的绝顶,但也应该算是达到一个小巅峰了。

  就是借着这股冲击,她短暂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然后爆发出巨力将我拉起,离开那个令人着迷的地方。

  「差点……真的让你……呼……」

  张太太的声音中失去了之前刻意带上的诱惑,她紧蹙着双眉,胸口不断起伏着,看着我的表情好像见到什么仇人一般,登时将我吓得一激灵,欲火也慢慢退了下去。

  「对不起……我现在……」

  张太太摇了摇头,忽然起身朝楼上走去,只是没走两步就好像重心不稳一般摔倒在地。

  「张太太!你没事吧!」

  虽然我动作够快将她拉了一把,但是她的额头还是在墙上磕了一下,迅速红了起来。

                第八章

  她靠着我的腿,粗重的呼吸打在我的小腹上,若是换了平时,我一定会忍不住又硬起来,但我此时心中满是对她的担心,根本想不到那方面的事。

  「对不起……我休息,一下就好……」

  我顺着墙边慢慢坐了下来,将她揽在怀里。

  看着怀里的张太太闭上眼睛靠在我胸前的样子,不知为何,我的心底似乎被触动了一下,原本用尽办法也无法突破的那道墙竟然裂开了一丝缝隙。

  不过我并没有接着运起第二重心法,而是放松手臂,让她的姿势变成躺在我的腿上,我觉得这样会舒服一点。

  等了不知道多久,在此期间我一直盯着张太太在看。

  她的脸其实并非绝美,但是胜在五官精致,比例协调,再加上她清醒时各种表演般的表现,赋予了这张脸各种各样的气质,所以才那样勾动我的心弦。
  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上她了。

  虽然现在的姿势是我抱着她,可是我却想到了自己小时候被母亲抱在怀里的时候。

  安静下来的她,似乎也有能让人内心平静的本领呢。

  真是了不起的表演天赋。

  「嗯……啊,谢谢。」

  张太太忽然睁开眼睛,直直对上了我一动不动的目光,吓得她连忙坐了起来,脸上还冒出两朵可疑的红晕。

  「你没事吧?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我并没打算占她便宜,只想扶着她上楼,可是张太太眨了眨眼之后,居然又躺回到我的腿上来,不免让我觉得有点尴尬。

  「呃,我手上没多大劲,用背的可以吗?」

  「……嗯。」

  细小的声音从她鼻间传出,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两人现在都有些紧张的话,大概都听不见吧。

  我将张太太扶起来,让她在墙上靠住,然后又迅速转过身去,让她落在我的背上。

  我没怎么背过人,感觉到她的位置有些靠下,便将手向后一揽,向上一托,在她的惊呼声中成功把她背了起来。

  上楼之后我才知道,她居然并不是和张先生睡在一个房间里。

  好不容易将她送进房放在床上,我也累得够呛,休息了一下就开门打算下楼去睡沙发。

  「别走……」

  我回头,张太太此时坐在床上低着头,看不见她的表情。

  「呃,我那我睡地毯?」

  这个房间的地上铺着厚厚的羊绒地毯,眼下天气也不太冷,随便盖点什么也能凑合一晚。

  「……一起……」

  「嗯?什么?」我没听清她说的什么,下意识地问了一声。

  「……被子在那边。」

  张太太的声音依然很小,不过她的手指倒是为我指出了正确方向。

  我将柜子里的被子取出来,又拿了一张床单铺在地毯上,随便铺了一下就脱衣服躺了进去。

  这一天之内我经历的变化之多超出我之前二十年来的总和,身体上虽然没有多辛苦,但是精神上却已经十分疲惫了,所以也没有洗漱。

  我闭着眼睛,刚躺了不到一分钟,就听见旁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就是一具有些凉的身体靠了过来。

  毫无疑问,此刻房间内只有两个人,进来的人根本不做他想。

  「张太太……」

  我刚一开口,她似乎就找到了我的方位,一下就扑了过来,将我抱在胸前。
  感受着那两团柔软又有弹性的胸部,我不禁赞叹了一声,只可惜我现在确实有点累,再加上刚才她的反应似乎也不太对劲,我便伸手将她推开了一点,低声道:「张太太?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是休息吧。」

  黑暗中没有传来她的回答,但是她却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以为她默认了,便又躺回去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一只手从旁边摸了过来,在我脸上漫无目的地移动着。

  「张太太……」我有点无奈,一把抓住了那只手,正打算说点什么的时候,她的唇便吻了过来。

  她的身体上下齐动,上面是用嘴唇封住了我开口的可能性,下面则是伸出一只手,按在了我那原本已经偃旗息鼓了的小弟弟上。

  「唔……」

  我想出声,但是张太太的吻十分激烈,不仅是紧紧贴着我,还不断地用舌头在我口中搅动着。

  这种侵略性的接吻方式让我有点恼火,忍不住反击地用自己的舌头推挤着她,同时也将自己口中的唾液借着这股搅拌的力道送过去。

  在今天之前,我没有任何接吻的经验,然而在张太太的带领下,我仿佛一日千里一般学会了这些手段,仅凭一条舌头与她激烈地互动着。

  她的手原本也是轻轻地揉动着,受到上面的刺激,也转为了大力撸动,我这边当然也不甘示弱,伸出手按上了她的胸部。

  黑暗中交缠着的我们,彼此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原本被被子遮掩着的身体,渐渐也暴露在空气里,就着窗外暗淡的月光,如同交尾的蛇一般在地上翻滚着。
  我的技巧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没什么技巧,然而不知是因为我们两人都已情动,亦或是她也偏爱这种原始而激烈的刺激方式,最终我们竟然是同时达到了高潮。

  快感抽离之后的无尽虚空之中,我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然后才失去意识沉入梦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